《雪域兵王》正文 第0943章 真正的财富

寒冬三月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良久,封朗才从沉思中醒转。

    这个困扰爷爷以及父亲,董家大伯二伯,董家的爷爷几十年的迷终于解开,魂牵梦绕的守护之地埋藏的宝藏也揭开了面纱,封朗陡然间有点被抽空的感觉,似乎,一切尘埃落定,他心里空了。

    纳兰朴树没有看封朗,依旧快速的挑选那些当初带出来,认为有价值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里有一些不多的,皇宫内的珍藏本,一些宋前的书籍,以及帖子,是书写的帖子,而不是临摹或者碑帖,类型庞杂,狂草小篆样样都有,行书楷书同样不缺。

    这些,他要细看,虽然被这些字迹迷醉,但却强忍着快速查看是不是跟封家有关。

    挑出来的放在了一边,那些器物,除了文房四宝都放进了文物的堆里,待封朗查验完那些他先祖的字迹后,再看看是不是有跟封朗家直接关系的物品。

    指环,单单是镂刻的工艺就足以堪称无价之宝,更不要说材质特殊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那可是金属,利刃都留不下痕迹的,却能够镂刻出细小的文字,快赶上现如今大米上作画的高超技艺了。

    那会可没什么放大镜之类的,却能够做到如此的精细堪称鬼斧神工。而这些器物里,是不是也有这类封家的东西很难说,虽然没全带回来,但也是根据经验挑选的有价值的,而且以封朗先祖的书房为主要目标,将那里除了竹简以及部分的书籍外,大部分打包带回,应该还

    有才对。

    封朗醒转后,吐出一口浊气,将那叠纸张单独挪开放在了一边,接着翻看另一叠。

    这一叠一打开,头一张就让封朗一动。

    这竟然是老祖对所学武功的注解以及心得。

    他立刻沉醉了进去,逐字逐句的研读,遇到不认识的依旧让纳兰朴树翻译,但大多已经能够认出。

    这一看,足足看了一个多小时,才看完了几百页的武功心得与注解。

    他放下最后一张,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,心里的一些疑团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同时,也暗自庆幸。

    幽冥鬼斩,真的就是封家,董家,寒家的武功糅合而成。

    但自己拼凑的并不完整,没有将所有的融合到一起。

    这里记载的是老祖身边高人传授的武功精要,也是幽冥鬼斩的正确套路,跟封朗现在融合的相差很大,但主体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正是看完了这些,封朗才暗自庆幸。

    注解后面注明,如果进入金人阵内,没有谛听神功,也就是听劲的运用,将无法打断机械的运行,暴力,会让机械被破坏,而不是跳齿,那样,就会触发机关,引来毁灭。

    因为跳齿使动力无法顺畅输出最终憋住,达到传递解开机关的力量,破坏阵法,一旦被破坏,就憋不住传动的力量,导致无法破解机关,最终那里还是会被毁灭。

    而这个谛听神功,要不是幽冥鬼斩施展,根本达不到如此的巧劲,只是打断力量运行而不破坏其他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要不是纳兰朴树知道听劲,并让他们融会贯通,要不是自己傻大胆拼凑出了幽冥鬼斩,那他们这会已经是死人了。

    再次深吸了口气,他将这叠武功精注解和心得放在了一边,就算记住了全部内容,这些依旧要留下来。

    最终是不是放进古武研究基地,他虽然可以做主了,但家里有老人,有爷爷和二叔,他还是要商量的。

    这个,可是绝无仅有的对高深武功的详细注解,算是封家古武的完整传承。

    平复了下,按耐着要去试试幽冥鬼斩的念头,再次拿起一叠。

    这一叠是三堆,被横竖放在一起的,当时显然无法一下打包,没有那么大的防水材料,所以才分开的,但标记了一二三。

    拿起第一张,他就看到了熟悉的名字,伐髓液。

    这是药剂配方?

    封朗脑海里念头一闪,但还是细细的看去。

    随着看,他明白了,这是先祖在这闲来无事,守着高人研究药剂呢。

    虽然先祖说了高人不收他为徒,但却倾囊相授,涉猎的知识面很广,而丹药自然在其中。这个伐髓液不是指环上留下的配方,很多地方加了注解,显然先祖试图找到替代品,对配方进行改良,但碍于这里是苦寒之地,有些地方只能是猜测,无法用实际的药材论证,恐怕是高人凭借经验跟他探

    讨的结果。

    下面,则是固体丹,接下来就是一些伤病的药剂配方。

    封朗看的眼睛雪亮,这配方不管是不是可以使用,起码在方向上给出了思路和论证,对于研究来说,无疑是莫大的帮助。而那个高人,显然精通医理,就算没有实际的药材来查看效果,也不会胡乱添加。

    这可比留下的配方还要牛,或许,吃透了,研究下去能出现新的药剂,功能或许会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这一叠全是,足有几千张,半米左右的一摞。

    封朗没有全部看完,看了几张,看了最后,确认只是先祖留下的药剂资料,遂挪到了一边,继续翻看剩余的。

    拿起第一张,封朗一顿。

    台头写着推背图详解。

    这不是纳兰朴树手里天行健的衍生物吗?

    封朗眉头皱了下。

    纳兰朴树曾经说过,当初有了天行健,才有了推背图,而推背图已经神秘消失,流传的都不完整。

    这是玄学的东西,但同样有用,身边的纳兰朴树正需要这个。

    封朗从纸张上收回视线,看了眼忙碌的纳兰朴树,直接翻到最底下,确认没有什么留言就挪到了一边,等纳兰朴树忙活完不多的,再给他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一叠叠的纸张上记述的大多是武功方面的,有封家自己的,有其他门派的,很多,有几摞。

    这些,他看完后同样可以给古武研究基地,里面有些东西比基地里的还全,还容易理解。

    而书籍,同样是一些医药方面的,或者武功方面的,不知道是如何到了这里,估计是皇宫大内的收藏,跟随财富到了这。

    这些书籍有几十本,很古旧,但绝对完整,没有丝毫的破损。

    封朗粗略的看一眼就放下,在纳兰朴树结束分类的一刻,将推背图详解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待纳兰朴树接过,他没有管呼吸一滞的纳兰朴树,继续翻看那些书籍。

    随着翻看,他渐渐明悟。

    整个神殿里,这些才是财富,当然,那些设计图纸,还有没拿回来的竹简,以及一些书籍字画同样是瑰宝,远比那些金银啊,翡翠玉石珍贵的多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民族的传承,虽然机缘巧合到了先祖手里,最终被自己寻到,但这不是他封家的私有财产,别说他会共享,他也分得清这些东西的归属的。

    在他手里,作用不会太大,充其量可以帮助自己夯实理论的基础,对于武功的理解更上一层楼罢了,但在古屋基地,这些书籍的价值就无可估量了,可以补全很多失传的传承。

    医药,同样作用巨大,放到药厂的研究室里,将会引来什么样的变革,这会根本无法预测。

    封朗思索中放弃了观看,将这些书籍干脆直接都搜罗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他有了具体的思路,这些,他要慢慢的看,确认没有先祖留下的,只有封家人看的东西,将全部给古武研究基地,配方,当然是放在药厂的研究室,不过肯定不是原件,这可是文物。看了眼纳兰朴树挑出来的都是文献一类的内廷存书,封朗干脆直接开始整理打包,小心的将这些搬到了平板运输机器人上,没有管已经六识关闭,眼中只有推背图详解的纳兰朴树,径直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