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4章 从没这样憋屈过

陈壮雪梅赵铁柱/免费阅读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“你行!”周明脸色发绿,伸手对伍文指了指,咬牙切齿的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当经过陈壮身边的时候,周明黑着脸说:“东南市水深,别以为有两个臭钱就能得瑟,有钱不能办的事多了去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带着浑身怒意,走到酒吧门口,压着火对男迎宾说道:“找个人,帮我把车停了。”

    男迎宾不敢招惹周明,连忙叫了个小弟,帮周明停车。

    周明用力扯了一下领带,不耐烦的说:“今晚有女明星过来,你给我把座位安排一下,就台下正对着的天字一号卡座,老位置。”

    陈壮也走过去,对负责订座的男迎宾说:“我也订一个卡座,安排一个好点的。”

    周明轻蔑的看了陈壮一眼,冷哼:“懂不懂规矩,这里是制度,积分累计越多,才越有资格安排卡座。我早说过,有钱不能办的事多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对男迎宾呵斥:“赶紧给我订座位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男迎宾脸色一僵,支支吾吾的说:“周少,您能不能换个位置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!我哪次来不是坐天字一号卡座?怎么今天就不行!”周明恼怒的甩出一张贵宾卡:“看清楚,我是消费第一名的贵宾。”

    “总经理打过招呼了,说全场最好的卡座留给贵宾。”

    “留给别人?”周明简直气笑了,把卡拍到他面前:“你说我不是贵宾?”

    男迎宾看他发怒,赶紧说:“周少,我们也没办法,经理亲自发话,说今天来的是特殊贵宾,座位必须留下,您担待担待。”

    “靠!”周明满腹怒火,“我的专用老位置,你们要留给谁?我爸在你们这里有股份,难道这人在东南市,比我爸这个股东的面子还大?”

    陈壮没想到周家竟然还是“夜帝”酒吧的股东,心想难怪他这么嚣张,把这里当成他自家一样,原来算是老板。

    人群也一阵啧啧,也没想到这个产业竟然是周明家的,难怪财大气粗。

    周明怒气冲冲,“给你们经理打电话,问清究竟怎么回事,要说不明白,我让我爸炒了他!”

    男迎宾赶紧说:“我这就给经理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他拿起手机,背过去讲了两分钟,然后转过身,苦着脸说道:“周少,经理说这是上头大股东的意思,对方持股百分之五十,发话要把座位留着。”

    周明气得用力踢了门口的桌子一脚,他爸投资了这间酒吧,不过所持股份只有百分之十八,背后还另有一位大股东。

    可这位大股东从开业至今,几乎没露过面,都是托人打理,没想到今天竟然诈尸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置留给的,究竟是什么人!”

    “是一个姓陈的先生,手机号码是……”男迎宾胆怯的开口:“不过这位贵宾,现在还没过来,所以座位一直给他留着。”

    周明几乎气得肺都要炸了,恼怒的双手叉腰。

    “座位空着,又不让别人坐,谁知道他究竟来不来。”

    这时,从他身边传来陈壮平静的声音:“要是手机号没错的话,这个座位应该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周明就像触电那样,一刹那回过头:“什么,是你?”

    陈壮冲他笑了笑,说:“确实是我的手机号。”

    “你!!”

    周明怒视着陈壮,恨不得扑上掐住他的脖子,用力扇几个大耳刮子!

    这人不吭声不出气,可每次都堵得他浑身难受!

    这个陈壮,究竟是什么人!和酒吧的大股东究竟有什么关系!

    得知陈壮就是这名贵宾,男迎宾不敢怠慢,连忙叫来几位漂亮的女迎宾,殷勤的一路迎着陈壮一行人走进酒吧。

    周明被晾在门外,气得双拳捏紧,脸色涨成酱紫色!

    他来这家酒吧,一向都是皇帝般的待遇,没想到今天却被扔在门外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今天已经安排好了,立刻转身就走!

    这时,一帮狐朋狗友凑过来,其中一人说道:“周明,我看这人是专门过来跟你作对的吧?不会是你情敌吧,知道你今天要表白,故意找茬来的?”

    周明一声冷笑:“就凭他那暴发户的穷酸相,我未婚妻是什么人,她家世这么高,怎么可能认识这种低级玩意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一挥手。

    “走,进去看看!我看这个姓陈的,究竟是什么来头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由于上头打了招呼,所以陈壮一行人走进酒吧的时候,享受到了前呼后拥的待遇。

    不但安排的位置,是正对着表演台下、视野最佳的卡座,而且端上来的酒水也是四万法郎一瓶的红酒,产自法国波尔多庄园的王伯候酒庄,以纯天然人工方式种植摘采,每年只限量16000瓶,连在“夜帝”酒吧都是特供。

    陈壮在卡座的真皮沙发上坐下,柳俊哲早已按捺不住好奇:“陈哥,没想到您还认识这夜帝酒吧的大股东。这个大股东在东南市,可是相当神秘,连我这种经常来这里的人,也不知道最大的股东是谁。”

    陈壮笑了笑,无奈说道:“其实我也不知道大股东是谁,可能又是我哪个熟人吧,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又是熟人……

    柳俊哲和胖子面面相觑,更加对陈壮心生敬畏。

    人家随便一个“不记得的熟人”,来头都是这么大,哪是自己能攀得上的,难怪连伍文这么拽的大少爷,都赶着认陈壮当师傅。

    果真是深藏不露啊。

    周明一行人进来后,被安排在陈壮旁边的天字二号卡座,虽然视野也不差,可是到底没有正对着舞台。

    一行人坐下后,周明怨恨的瞟了一眼陈壮的酒桌,没好气的把红酒一饮而尽,想借酒消愁。

    可是,他看见陈壮桌上摆的红酒后,脸色又是一沉,立刻叫过一名服务生。

    等服务生过来后,周明压着怒火,厉声呵斥:“怎么我以前来的时候,没给我上过这种红酒?多少钱,给我也上四瓶!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周少,这是我们大股东私人珍藏的红酒,价值四万多法郎,酒窖中仅有十八瓶,不过这酒是不对客人提供的。”

    周明看着桌上两万多一瓶的拉菲,一肚子憋屈。

    刚才喝下去的一口红酒,不但没“浇愁”,反而浇起了他一肚子火!

    自己喝的什么,人家又喝的什么!

    就算他赌气叫一瓶十几万的x,也比不上人家的私人藏品,那是无价的珍品!

    周明连酒也不想喝了,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犹如针毡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早已约好人,还安排好了一切,现在就想走!

    “陈壮,我记住你了!”

    周明咬牙切齿的又灌了自己一杯,就仿佛在喝陈壮的血,他还没像今天这样丢脸过,更没像现在这样憋屈过!